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法院简介新闻中心诉讼服务审务公开网络直播队伍建设法官艺栈法学研讨裁判文书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婚庆现场状况频出 婚庆公司被诉赔偿

作者:王伟蔷  发布时间:2017-11-16 09:00:14


    婚礼原本应该是人生中最为美好的经历之一。然而,郝先生因婚庆服务不到位导致婚礼现场状况百出,为此,新婚不久的他将承办他婚礼的北京某婚庆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婚庆公司赔偿违约金6900元、精神损失费7000元。近日,丰台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原告郝先生诉称,其于婚礼举办前两个月经网络选择最终确定了被告某婚庆公司,经过沟通,郝先生选择了58800元的婚庆服务套餐,并与该婚庆公司签订合同。合同约定:郝先生分三次付款,签订合同时支付30%,婚礼策划书完成时支付50%,婚礼完成后支付20%;婚庆公司提供一站式服务,包括礼服租借、场地布置等事项,并包含10桌餐费。

    合同签订后,婚庆公司一名策划仅与郝先生及其妻子联系两次后就杳无音信。一个多月后,郝先生才得知之前的策划离职了,婚庆公司于是为其中途更换了另一位策划刘女士。在此之后,新策划刘女士服务态度消极拖延,郝先生仅在第二次付款时与刘女士见面商议过一次,婚礼策划书也只是在婚礼前几天才通过网络发给他。

    婚礼前一天双方依约在酒店现场彩排,策划刘女士到场30分钟后就离开了,会场主要是酒店服务人员而非婚庆公司人员在负责布置。策划离开后,随行的3名婚庆公司工作人员以第二天婚礼的顺利举办为由,要挟郝先生提前支付尾款。为了保障婚礼按时举行,郝先生只好将全部剩余款项付给对方。

    但婚礼当天还是发生了诸多不愉快,现场话筒和音响出现故障,新人入场时背景音乐停放,气氛非常尴尬;婚礼现场舞台的纸质台阶布置不稳,导致一位宾客在仪式中摔倒。至此,郝先生对婚庆公司的服务失望至极,认为自己的权益受损并受到了心理伤害,故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婚庆公司赔偿违约金6900元、精神损失费7000元。

    庭审中,被告婚庆公司辩称,婚庆公司已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首先,婚礼前支付尾款并非是“要挟”,而是公司一直以来的惯例做法。其次,婚庆公司依据合同提供的一站式服务包括婚宴服务、司仪、摄影摄像、化妆等服务内容,是目前市场上性价比较高的一站式产品。策划师是依据原告方喜好、酒店现场状况等完成策划并布置安排,策划案通常会在仪式举办前半个月发给新人。原策划师离职是员工个人行为,婚庆公司已经尽到义务及时更换人员,如约完成婚礼。再次,关于婚前准备与布置,彩排系婚礼流程的简单演练,故时间较短。婚庆公司与婚庆酒店有良好的合作关系,酒店工作人员熟悉相关事项和流程,并且是在婚庆公司员工指导下按照策划方案布置现场。最后,婚礼当天,婚庆公司搭建舞台均采用统一材料,不存在质量问题,宾客摔倒系个人原因与被告无关;当天的音响是酒店免费提供使用的设备,婚庆公司提前与酒店确认后,曾多次告知郝先生音响存在效果不佳的问题,且音响不在合同约定的服务范围,属于另外付费项目,但郝先生并未要求付费更换音响。此外,婚庆公司认为郝先生并非是人格权利遭受侵害,故不存在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综上所述,被告婚庆公司已经尽到相关义务并依约履行合同,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郝先生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郝先生与被告北京某婚庆公司签订的是关于婚礼一站式服务的格式合同,约定内容为某某酒店58800套系婚庆服务,合同中虽然包含婚礼服务的各个环节,但具体的细节问题都没有明确说明。合同中并未对婚礼现场的音响问题进行约定,但根据婚礼现场视频显示,原被告双方约认可婚礼当天音响播放出现了问题。合同中也没有对策划完成时间进行约定,但依据原被告均认的网络截图显示,婚庆公司的策划师的确通过电子邮箱将《现场布置细节确定书》提前半个月发至原告方,与被告所述相符。对于款项支付,合同约定甲方(郝先生)分三次支付58800元,尾款支付的合同原文为“合同总额20%的尾款即11760.00元,甲方应在婚礼前____日向乙方结清”,空白处并未填写,导致双方对此约定不明。

    法庭在组织当事人举证质证、听取辩论意见并总结争点后,有针对性地向双方当事人展开调解工作。经过主审法官的细致分析、耐心引导,最终原告郝先生与被告婚庆公司达成一致的调解意见,被告婚庆公司同意于15日之内给付原告郝先生4000元作为赔偿。

    

    法官提示:在本案中,由于策划师的更换并未影响婚庆服务的提供,所以不能认为婚庆公司构成违约。对于音响故障而言,虽然合同中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作为提供婚礼服务者,婚庆公司有义务保障音响设施的正常运行,虽然该公司曾就此问题向原告反馈,但并不足以免除其全部责任。对于尾款支付问题,在合同没有明确约定的前提下,婚庆公司无权要求郝先生提前支付,所以该公司以婚礼的顺利举办为由要求郝先生提前付款是不当的。对于郝先生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由于该案系一起合同纠纷案件,且郝先生未能举证证明其人格权利受到非法侵害,所以法院无法支持其该项请求。

    当前,婚庆服务作为新兴行业,存在巨大的商机和前景,在全国范围内发展势头迅猛。然而快速发展的婚庆服务产业也随之暴露出许多问题,如服务标准良莠不齐、婚礼现场状况百出、婚庆公司缺乏诚信等,相关行业规范和行政部门管理也都有待加强。

    在营销阶段,许多商家打出“一站式”“包满意”的口号,有时只是看上去很美,消费者签署服务合同时还需擦亮双眼,对于商家提供的格式合同,认真核对合同条款和服务细节,如套餐内项目服务范围、附加项目费用、定金支付比例与交付期限等,不断提高维权意识才能切实保障自身利益。

第1页  共1页

编辑:陈璐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086931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