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收藏 / 设为首页
首页法院简介新闻中心诉讼服务审务公开网络直播队伍建设法官艺栈法学研讨裁判文书专题报道攻坚执行难
  当前位置:队伍建设 -> 法官风采

铁肩持正义 融情于法理 ——丰台法院胡海同志先进事迹

发布时间:2018-10-11 16:14:39


      胡海,男,汉族,1983年12月出生,2005年6月入党,四川成都人。2009年进入丰台法院参加工作,历任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院团委副书记、刑庭法官助理、审判员、副庭长、庭长。担任法官以来,胡海独立承办了“3.22”特大职业认证诈骗案(被称作“建国以来最大的职业认证诈骗案”)、钰诚集团地推公司“e租宝”非法集资案、水利部下属单位系列腐败案、丰台区原司法局局长李华受贿案等一批疑难复杂案件,为区域经济发展、惩治贪污腐败做出了积极贡献。将近10年,胡海扎根基层、坚守一线,始终带着感情、带着社会责任感做出每一份判决。他探索创新刑事审判“四同步工作法”,使每次法槌敲响都掷地有声,赢得当事人对司法的信任与尊重、对审判的理解与认同。他坚持积极延伸审判职能,通过公开庭、法治课、新闻媒体开展法治教育活动,让审判服务社会经济发展,让司法推动社会综合治理。胡海以过硬的审判本领和突出的审判业绩,先后获得北京市先进法官、北京市模范法官、首都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争创奖等荣誉称号,在刑事审判岗位上谱写了一首首无悔的青春赞歌。

                                                                                  61封陌生人的来信

       “你们这伙骗子,还想骗我!”胡海刚想开口,电话那头就怒气冲天地吼着,意欲挂断。

那一年,胡海还是一名书记员,迟法官交给他一起网络诈骗案的案款发还工作,涉及到61个被害人,分布在全国各地,但案件金额很小,每人损失只有几百元。按照正常流程,被害人需要到北京核实身份后才能领取案款,胡海只需要通知到每一个被害人即可。但胡海显然不这么想,几百元的损失,上千里的路程,很有可能会让大多数被害人选择放弃,但几百块钱虽少,却可能是偏远地区一个贫困家庭几个月的口粮,可能是学龄期的孩子一年的学费,更重要的是,它关系着被害人对司法的信任……思考良久,胡海决定,在法律规定之下多做一些大胆的尝试。

       胡海拨通了一名被害人的电话,“请您不要挂断电话,这里是北京法院,你被骗的钱已经追回来了……”提前料想到被害人可能有的愤怒、猜疑和不信任,他逐一地表明来意、耐心解释、反复沟通。有时电话打过去,关机,换另一个号再打,还是关机,每天要打无数个电话跟进,终于让被害人相信:只要按照指导将自己的身份证明、银行账号、签字授权通过邮件的形式寄给法官,就能顺利领取案款,而不用千里迢迢往返北京,不仅创新了亲自到场进行身份核实的唯一方式,而且让转账形式发放案款有了合法的授权依据。

       打完这61个电话,胡海舒了一口气。一周之后,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如雪花般纷至沓来。当胡海一封封拆开,一种久违的感动浸湿了眼眶。有一名叫刘军的被害人,在信封里附了10块钱,他说这是汇款的邮资,辛苦北京的法官们了!一位年轻的妈妈,在信中写到:“我生活在农村,是一个单亲妈妈,孩子现在3岁,本来想用积蓄创业,结果被骗走了‘加盟人’保证金,都绝望了,没想到这钱还能要回来……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我也不认识你,可你却让我记住了北京的法官,谢谢你们!一定教育我的孩子将来长大也做一个好人。” 

       后来,胡海当了法官,那61封信也被永远地保存在抽屉里。他依旧会为了减少当事人诉累、把事情一次性解决,而反复沟通七八个小时,甚至为上了年纪生活困难的被害人自掏腰包支付往返路费。同事打趣他,“为什么这么‘较真’?”他说,事关百姓,没有一件是小事。

                                                                                  褪了色的简易行军床

       一直以来,胡海的办公区域都布置的很简单,一张办公桌、一个文件柜、若干个案卷箱。忙的时候,胡海会留在单位加班,有时太晚错过了末班车,就把办公室里的几个凳子一拼,将就着睡一晚。

       2011年,胡海承办了一件被定性为“建国以来最大的职业认证诈骗案”的案件。100多名嫌疑人、400多名被害人、零零总总的犯罪金额、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还牵涉了许多广受关注的社会问题。审这个案子有多难呢?胡海用了一个反问句来回答:请问记住100个陌生人的名字需要多长时间?实际上,同样一个案件,当牵涉人数增多时,案件审理难度会呈几何倍数增加。

       领导说:“他肩膀硬,难事儿交给他我放心。”

       那年胡海28岁,初任法官不到3个月。

       接到任务的第一时间,胡海做了一件事,他为自己添置了一件“家具”——一张绿色的简易行军床。每当工作太晚了,他就把床支起来……

       胡海说,越是人数众多、案情复杂,越是需要“较真”,越要有点“强迫症”。犯罪企业没有账目,每个月多少营业额,要区分;每个被告人入职时间、任职期间、经手业务不同,要区分;每个被告人在犯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所处的地位、行为性质不同,要区分;被害人什么时候被骗,骗了多少,要逐一核实……一张张包含各类信息的数据库,足足制作了55天,为科学认定犯罪金额、厘清法律关系提供了准确、可靠的依据。

       那段时间,那张绿色行军床的“戏份”都很足,一周七天有五天都会骄傲“出镜”……

       近一年时间的脑力、体力双重考验,胡海终于交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100多名被告人均被依法判刑,服判息诉率将近99%,只有两名被告人提出上诉,且二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维持了原判。更让胡海欣慰的是,案件所有被害人的损失均被挽回!年纪轻轻的胡海成了大家眼中的钢铁战士。

       胡海工作近10年,总共换过5次办公室,依然布置的一切从简,但都少不了那张行军床,虽然早已褪了颜色。

                                                                           “毁”他一个  保障全庭

       2016年,非法集资案件大量涌入法院。刑事法官中有一个“戏说”:两个毁法官,十个毁全庭,指的就是两个非法集资案能毁掉一个法官全年的工作安排,十个就能毁掉整个审判庭室全年的工作计划。

       那一年,庭长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所有非法集资案件,全都交给胡海办理!半开玩笑地解释说,这是“毁”他一个,保障全庭。

       从此,胡海整个人都“泡”在非法集资的案件中,经手的案件金额大的几个亿、几十个亿、甚至上百亿,涉及的人员多的几万人、几十万人,牵涉到的法律问题、社会问题错综复杂。一个案子的案卷材料可以堆满一整间屋子,完整地梳理一遍案卷就可能要花上好几个月时间,加上各个案件流转环节,被害人还可能会重复提交报案材料,这就导致即便是专业的审计机构,也很难发现和避免出现统计重复、遗漏等情形。

       胡海说,“如果有什么职业需要相对完美的人去担当,那一定是法官。什么人都可以犯错误,唯独法官不能,因为他是错误的纠正者,是问题的解决者。”

       一个“非吸”案件中,胡海在审计报告里发现了一笔重复出现的投资,金额较小,不到1千元,但他立即决定重新检验,并带着助理花了2个月的时间,对每个案卷、每项金额、每个环节都重新核算了一遍。因为胡海执拗的认为,当发现了一个错误,就有理由怀疑还有其他未发现的错误。实际上,这样的“发现”并不是偶然,因为胡海一开始就对每个案件的各项信息进行了梳理,这是他坚持了多年的习惯。他深知,一个小数点的错误对于案件整体定性可能影响不大,但对于受害人来说就是巨大的损失、更深的伤害。

       案件办理中,胡海需要一个人面对成百上千,甚至几万、几十万的投资人群体。这些投资人遭受了损失,每个人都要求见法官,每个人都不停地给法官打电话,一些情急的投资人甚至把自己的损失归咎于法院。每当遇到这样的投资人,胡海总是不急不恼,一遍一遍地重复着解释,一天平均几十通电话。几个月下来,投资人的情绪和态度明显得到缓和,但胡海从此却落下了咽炎的老毛病,办公室总能听到他“咳、咳、咳”的声音。

       除了依法审判,在胡海心里,他还想做更多……

       胡海有一件最关心的事,那就是被害人的损失能否追回,因为这是老百姓最关注的,尽管作为专职审判的法官,主要职责是依法作出判决,而不是追缴赃款。除了研究卷宗里的案情,他还总是反复研究案卷里的每一笔资金走账、每一项银行交易、每一条通讯记录等看似无关的信息,经常“偶然”地找到被嫌疑人隐匿的财产,为被害人尽可能地挽回损失,尽管可能对于整体的损失显得“微不足道”。

       他探索创新“四同步工作法”,增加了“同步”关注和教育被害人,让他们不信谣言、依法维权,避免受到“二次伤害”;“同步”转化被告人,他会直接拉过一把椅子和被告人面对面坐着,深入地交谈一次,使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有的被告人甚至表示愿意作“义务宣传员”。

       他亲自走进社区现身说法进行普法宣传,针对高危人群总结形成“三思四问五不要”的警示格言,时常接到来自群众的“咨询电话”。

       他还邀请和组织八家银行座谈,联合推出净化金融秩序的措施,保护更多的老百姓不受其害,金融秩序不受其扰。

                                                                             一份没有发出的判决书

       李某,一名在国外留学的80后,在2012-2014年期间,李某通过网络对外销售某抗癌药,销售金额高达30余万元,现场起获的药品均系无生产销售许可的假药,销售对象是癌症患者,购买者遍布全国各地……

       看到案卷的那一刻,胡海简直是火冒三丈,药品本身是治病救人的,怎么可以用来牟取暴利、图财害命,简直是没有良知、没有底线!胡海进行了充分调查了解,案件基本事实很清楚,证据指向明确、充足,虽然被告人在庭审中简单重复着,“自己并没有害人,也不可能害自己家里人”,但并没有提出能够证明自己主张的证据,因而不足以采信。对于食品药品类犯罪案件,我国法律有明确的规定,且一直都是从严打击的原则。按照正常程序,胡海拟好了一份判决书,并通知被告人第二天现场宣判。

       当天晚上,有一个疑问却在胡海心中开始盘旋,他意外地失眠了——如果是假药,也已经卖了很多年了,为什么没有一个被害人报案?这个重大疑点的存在,让胡海辗转反侧。虽然掌握的情况依法已经足以作出判决,但总觉得还是不够。第二天,胡海起了个大早再次查阅了案卷材料,从药品购买记录中查到了多名被害人的联系方式,并取得了联系。奇怪的是,被害人不仅没有指责贩卖假药的被告人,反而认为该药能够缓解癌症患者的痛苦,为晚期病人带去一段较高质量的生活。

       推门进入法庭,胡海手里拿着已经制作好的判决书,看到被告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一向快人快语的他一时间有点欲言又止。考虑再三,胡海没有急着进行宣判,而是和被告人简单聊了起来,由于现场的氛围相较于庭审现场较为轻松,被告人讲了许多她自己的故事。原来,被告人家里有癌症病人,曾买过这款药治病,在国外是处方药,由于疗效不错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拜托她帮忙买药,并建议她不要白带,还自动给她加了辛苦费和路费,后来就演变成我们所看到的网站经营出售模式。

       “你先回去吧,3天以后来这里领取判决书。”最终,胡海还是没有把那份已经被攥得皱皱巴巴的判决书交给被告人。之后,胡海又做了很多调查,找到了证据证明该药在国外确实是处方药,且对癌症有一定疗效,是一款假的“真药”!但事实真相浮出水面的同时,也让胡海陷入一个两难的境地。

       如果简单依照法律规定,对一款确实能够对缓解癌症患者病痛、提升生活质量的“真药”的售卖者处以较重的刑法,但显然与司法的价值、群众的诉求背道而驰,而且被告人售药的初衷是好的,是为了治病救人,而不是牟取暴利,主观恶性和客观危害并不大。但是,如果不顾法律的规定,对一款未经认证的“假药”的违法销售行为不予惩罚,就破坏了我国的药品监管制度,更损害了法律的权威!这,是一场法理和情理的“较量”。

       内心的声音告诉胡海,真正的法官,就应当带着感情、带着社会责任感去判案,尽管千难万难。经过慎重思考,胡海终于在情、理、法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依法认定被告人李某构成销售假药罪,但是对她适用缓刑。

       胡海曾说,“法官的格局不能跟普通人一样,法官的格局应该大,大过案件当中的利益纷争,大过当事人之间的恩怨纠缠,大过法律条文的条条框框。”正如大家对他的昵称——“大海”“海子”或“海哥”,他就像深邃的海洋,永远心怀人民,恪守法治信仰,紧握手中法槌,每次敲响都掷地有声。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2685694 位访客